当前位置 > 首页 > 商业资讯 > 正文

信达生物香港上市:创始人“自带光环”,成立2个月即获首轮融资
  • 发布时间:2020-01-10
  • www.banmeel.com
  • 继歌利亚制药、百济神州和华凌制药之后,HKEx迎来了第四家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

    投资界(微信号:学究2012)10月31日报道信达生物制药今天以股票代码(1801)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香港)。信达生物在此次首次公开募股中发行了2.36亿股,筹集了33亿港元。今天的开盘价为14.3港元,截至新闻稿发布时的市值为178.90亿港元。

    信达生物是中国生物医学单克隆抗体领域的知名企业。成立不到七年,明星创始人和自主创新的“光环”使信达生物迅速完成了五轮融资,总额达5.62亿美元。斯托尔资本、礼来亚洲基金、骏利资本、淡马锡和高启资本都是这家企业的坚定支持者。

    “不寻常的路”

    信达生物,成立于2011年,存活了7年。具有国际标准的创新药物的研发不仅符合政策导向,也得到资本和市场的认可。但是7年前余德超创立信达生物时,中国生物药品市场实际上是仿制药的世界,他决心走一条不寻常的道路。

    余德超对在中国制造创新药物的信心来自他的“光环”体验。

    1993年,余德超在中国科学院获得分子遗传学博士学位,然后去美国加州大学博士后站做药物化学研究。随后,他在美国多家生物制药公司从事新药研发。他积累了丰富的研发经验,成为业内著名的肿瘤治疗药物专家。在美国十多年来,余德超拥有数十项专利,是唯一一位发明了两种“国家一类新药”并推动新药开发和营销的中国科学家。

    2006年,余德超领导发明了世界上首个上市的抗肿瘤病毒药物“安克雷”(Ankery),开创了利用病毒治疗肿瘤的先河。同时,他还领导了一种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新型单克隆抗体药物“指南针”的研发,为患有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失明患者带来了光明的希望。由于价格低廉、疗效好,当时仍处于专利期的国外生物药物雷珠单抗被迫大幅降价。

    余德超于2011年在苏州创立信达生物,成绩斐然。信达生物致力于开发、生产和销售治疗肿瘤等主要疾病的新型单克隆抗体药物。这在当时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他的“不寻常的方式”遇到了一个问题:“在国外呆得太久是没有根据的。”

    直到2015年左右,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才开始进行大规模改革。国际标准药物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信达生物抓住了这一轮改革的关键点,并获得了领先优势。余德超的专业背景和视野使信达生物有了更好的战略格局。

    2016年,信达生物与世界制药巨头礼来制药达成产品开发合作协议。信达生物从礼来公司收到了超过33亿美元的里程碑式付款,主要是基于信达的研发过程分期付款。结果,信达生物成为中国第一家授权创新生物药物国际市场进入世界500强制药集团的企业。

    在所有资本的祝福下,上市充满信心。

    信达生物(Cinda Biology)踏上了每一个关键节点,除了产品线的扩张,资本市场也在不断增长。

    成立七年后,信达生物一直在融资的路上。2011年,头上带着许多荣耀的余德超来到自己的家,只呆了两个月就有了资本。同年10月,信达生物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2012年6月,又完成了2 500万美元的第二轮融资。

    此后,信达生物分别于2015年1月、2016年11月和2018年4月获得三轮融资。参与机构包括斯托尔资本、礼来亚洲基金、骏利资本、淡马锡和高旗资本。投资团队极其奢侈。成立两个月后,它获得了第一轮融资。第四轮甚至创下了2.62亿美元的单轮

    IBI-308已报道生产,是国内企业报道生产的第一批PD-1单克隆抗体,具有很大的商业前景。三种生物相似药物已进入临床晚期,并将很快报告生产。上市顺序为国内企业前五名。还有2种临床一期产品,4种产品已获得工业发展局批准文件,7种产品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告诉投资界,早在2014年,经过系统的行业研究,君联资本认为中国国内生物制药企业,尤其是那些拥有丰富单克隆抗体产品线的企业,将会有很大的发展机会。信达生物是君联资本团队在此期间发现的最具潜力的企业。

    谈到与信达生物接触的最初印象,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谭红表示:首先,公司创始人于德超博士在药物研发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他的学术和专业背景令人钦佩。同时,余德超还拥有国内外制药公司的综合管理经验。公司其他核心管理人员均来自世界500强制药公司,综合实力雄厚。

    其次,当君联资本了解信达生物时,该公司已经有10个管道产品。2015年,中国关于生物相似药物注册的规定仍然相对模糊。信达是中国第一批尝试这条赛道的运动员之一。公司产品开发生产能力突出,研发项目实施效率非常高。最后,公司有很强的资源整合能力。

    铜川伟业美元基金在第三轮和第二轮连续两次投资信达生物制药,铜川伟业伙伴美元基金代表也出席了信达上市仪式。信达生物是同创美元基金继陈康制药上市后的第二次首次公开募股,也是同创叶巍的第62次首次公开募股。

    近年来,中国的创新药物研发企业及其在许多这样的明星企业中的高价值投资一直备受争议,信达的投资历史也是引人注目的。凭借多年在医学领域的巨大成就,他精通新药研发的喜怒哀乐。在中国很难在短时间内制造出真正的国际畅销创新药物,所以让我自己和我自己都成为更好的药物是有意义的。与此同时,我也意识到“我也是我更好”药物的门槛比原药低,更容易通过密集的资本投资来制造,这将导致中国同质化竞争严重。

    虽然铜川威对信达的持续投资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其在中国的基准地位,但更多的是基于支持生物制药本地化的行业情绪。

    两年内损失超过10亿英镑,商业化面临巨大压力。

    虽然信达生物有自己的光环,并得到资本的认可,但它也受到商业化的折磨。研发创新药物“烧钱”已成为业界共识,信达生物的“风险”也显而易见。

    招股说明书显示信达生物尚未被允许商业销售其产品。其收入来自其他生物制药公司支付的许可费和研发服务费,“其他收入”来自政府补贴和银行利息。信达生物在2016年没有收入。2017年,为国内企业提供服务,授权产品获得1835.8万元。今年上半年,其收入为443.6万元。此外,它还获得了8520万元的政府补贴。

    与此同时,信达生物遭受了严重损失。数据显示,2016年和2017年的亏损分别为5.44亿元和7.16亿元。2018年上半年,又亏损5760万元。

    对信达生物来说,巨大的损失主要来自巨大的研发支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信达分别投入3.85亿元、6.12亿元和4.2亿元进行研发。

    投资界了解到信达生物此次首次公开募股融资约33亿港元,其中65%将用于四大核心产品的临床试验和商业化。其余25%的募集资金将用于以下项目的临床试验

    然而,由于它是一种治疗癌症的重磅药物,国内市场PD-1单克隆抗体领域的烟雾逐渐上升。作为开发PD-1单克隆抗体的先驱,信达生物学也必须面对竞争压力。从这个角度来看,香港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只是公司真正参与竞争的开始。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新源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banmeel.com 技术支持:新源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