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专访张小龙:产品之上的世界观 微信不做小而美
  • 发布时间:2020-01-13
  • www.banmeel.com
  • 专访张小龙:产品之上的世界观

    腾讯高级副总裁兼微信产品总监张小龙

    微信的平台发展方向真的会让这个原本简单的产品臃肿吗?在国际发展的方向上,微信面临的问题真的是文化差异的障碍吗?腾讯高级副总裁兼微信产品负责人张小龙给出了回复。

    日前,《腾讯月刊》最新一期以《产品之上的世界观》为主题,发表了对张小龙的专访,分享了张小龙在互联网产品开发方面的经验以及基于实践经验对微信下一步的思考。腾讯科技《启示录》从中选择了核心内容,希望通过张小龙的思考启发产品经理和业务经理。

    针对许多文章中讨论的“微信会因为更多功能而变得越来越臃肿”的问题,张小龙认为,一个东西是否臃肿并不取决于它有多少功能,而是取决于它是否最终出现,以及用户是否在体验中感到臃肿。

    “我们产品制造商需要做的是让最终用户觉得使用它非常简单。这是一项技能。您是否有能力将非常复杂的功能转化为简单的产品供用户使用?”张小龙解释道。

    张小龙在采访中说,制作产品不是从文化的角度,而是从需求的角度。微信国际化路线的成功不一定取决于文化因素,而是它是否对本地用户和需求有足够的了解。

    张小龙关注“通讯工具的进化”,将微信推向一个新的进化水平。他一直密切关注谷歌眼镜,甚至希望有一天把微信放入类似谷歌眼镜的镜头中。

    ”这也是交流,也许我还是想说话,但是我不需要按住我的手说话,这样会容易得多。如果我眨眨眼睛,对方就会知道我的表情代表什么,这就容易多了。”

    但是微信也在不断反思交流的本质。“我们有一个版本说,少发微信,多见朋友就是表达这种想法。”

    人文主义的东西在微信上有多有价值?在张小龙看来,一个产品有许多层次可以看。人文学科只是它的一面,它不能被扩大很多倍。

    “人性并不反映在你能看到的东西上,它更反映在你看不到的东西上,它会影响到每一个功能,这是最基本的。然而,许多人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认为人文主义的东西是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小和新鲜的图片或其他东西。”

    总的来说,人文主义贯穿整个产品,或者说它的灵魂。

    全面采访:

    重新考虑产品的人性化

    问:艾伦,因为微信的成功,外部媒体已经报道了很多关于微信和你个人的事情。然而,我们认为许多外国媒体是未经审计的评论,不一定是客观的。与此同时,你在腾讯演讲厅的演讲和你在年中战略管理会议上的演讲也引发了公司内部的热烈讨论。

    例如,在年中管理会议上,您从王宋风《一百万吨的信念》开始讨论这个话题,关注产品的人性化。最后,大部分团队都关注产品的人性化。我觉得这种“统一”的话题趋势不是我们最想要的。我们觉得这里缺乏一点争议是另一种“偏见”。

    张小龙:至于人性,我也觉得有点喊口号。

    事实上,我上次在腾讯演讲厅所说的基本上解释了我制作产品的所有经验。年中,当我主持会议时,直到会议的第一个晚上我才决定这个话题。我真的不知道该从哪个起点说起。

    这个话题实际上是非常短暂的,但有些参与者可能会扩大它。认为只要有人性,一个好产品就能做好是错误的。就像很多次在外面写文章说“张小龙是个文艺青年”,然后从文艺青年的角度演绎如何制作好的产品。这也是错误的,完全错误的。

    在一个产品中你首先需要做好的是理性能力,然后在理性的基础上,你可以理解一些更有艺术性或人性化的元素。但它不能是主体,也不能是基础。一个产品有许多层次可以看。人文学科只是它的一面,不能扩大很多倍。

    许多人问我这个问题,并说,这些人文主义的东西在微信上有多重要?我的回答是:如果我们不得不把它与一个定量定义进行比较,我认为这不是最重要的一个。但是如果你从非定量的角度和精神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贯穿整个产品,或者它的灵魂。如果没有这样的东西,那么整个产品中可能就没有一件东西是相关联的。仅仅从产品功能,或者从纯粹的数量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没有必要的。

    所以,我认为这种人文主义的东西并没有反映在你能看到的东西上,它更多地反映在你看不到的东西上,它会影响到每一个功能,这是最基本的。然而,许多人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认为人文主义的东西是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小和新鲜的图片或其他东西,事实上,它根本不是这样。

    例如,我们“看着附近的人”的设计可以说包含了很多人文关怀。我们可以让人们不那么孤独,找到我们周围的人,让人们知道陌生人可以聊得这么快,等等。如果一个人没有一系列人文主义思想作为背景就直奔主题,他就变成了微信工具或其他什么东西。

    q:我们能理解吗?每个人都习惯了功能性思维。人性化的东西似乎给每个功能增加了一个向量,整个产品将会有一个方向并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张小龙:是的,它应该整合到每一个功能中,甚至不能直接呈现。

    歧视文化壁垒和国际化

    问:自从我们谈到人文学科,我们还发现了互联网行业中另外两个与文化相关的有趣现象。首先,我浏览了2000多家纳斯达克公司,发现美国是领先的互联网公司,其次是中国、日本、韩国和俄罗斯,包括欧洲在内的其他国家相对较少。其次,微信在海外扩张时是否面临类似的文化挑战?

    张小龙:这种障碍是存在的。我们正在国际化。人们还发现,我们可能更容易渗透到东南亚。很难渗透到欧洲和美国。到底是什么原因?当然,最简单的方法是将其归因于文化因素。

    q:你认为这意味着逃避责任吗?

    张小龙:是的,这实际上有点推卸责任,或者说有点笼统。因为文化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我不是在研究文化,所以我不能定义文化包含什么。

    从现象上讲,强势文化更容易渗透到弱势文化中。例如,脸书和谷歌产品被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们使用。他们真正代表了更先进的文化,代表了未来。

    但是,因为从文化的角度思考太抽象,如果我们从市场的角度来分析,许多答案会更容易、更清晰。例如,互联网首先是在美国发展起来的。它比其他人早10年。当然,它代表了互联网发展的未来方向。就像我们去印度做的那样,谈到中国的发展,我们已经知道未来五年会是什么样子。当然,我们可以大致预测其工业趋势。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再举一个例子,为什么中国目前在智能手机的一些应用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以前,互联网应用在美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因为它的互联网建设早于其他国家。你不能说我们在拨号上网的时候还在看宽带电影什么的。那不可能。然而,在智能手机时代,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使得微信等产品能够在中国迅速崛起。一个原因是,中国是一个以大城市为中心的人口稠密的地方,这种密度可能使每个人都很容易跟上潮流并迅速传播。相比之下,美国幅员辽阔,资源丰富。每个人都很分散。病毒的作用较弱。同时,它的生活习惯决定了人们相互交流的频率比我们低.此时,他们是不同的市场,不一定是由于文化因素。

    问:这个问题极大地启发了我,也回答了几个以前令人困惑的问题。例如,脸谱网在印度尼西亚和中东的扩张高于许多欧洲国家,我认为这不能从文化角度来解释。

    那么,我们不妨放弃单一的文化视角,看看微信或腾讯的国际化。WhatsAPP在欧美、中国微信、韩国卡酷聊天和日本热线都有优势。除了文化因素,我们如何从市场层面分析原因呢?例如,欧洲和美国的人们不使用太多的短消息,但有更多的应用,如Skype,这表明世界各地的客户有不同的需求。我们会制作许多版本来适应不同的客户吗?

    张小龙:我们现在也在探讨这个问题,但是还没有得出结论。这些亚洲产品在东南亚也有类似的情况。当我们到达欧洲和美国时,我们都可能遇到共同的困难。这可以广义地称为文化差异,但如果进一步细化,会发现更多的市场问题。

    毕竟,制造产品不是从文化的角度,而是从需求的角度。我们应该用一些方法来了解欧美人的需求点在哪里,并在知道这个需求点后决定如何满足他们。因为我们不能从文化的角度满足他们,但需求是可以分析的。如果我们不能在一些国家取得成功,我不认为我们不了解他的文化,我认为我们不了解他的用户,也不了解他的需求。

    脸书没有针对不同地区的特殊版本。我们说为什么微信是一个全球版本,因为我们做的是基本的沟通和基本的设计,它应该是全人类的共同事物,不应该有地区差异。除非这种差异是由一些其他因素引起的,并且不能被忽略,否则可能存在一些具有区域差异的特征。例如,脸谱模块可以在英文版中看到,我们将会做出这样有针对性的特征。

    q:你如何看待微信与Line和Kakao的区别?

    张小龙:方向不同。就像我们交朋友一样,如果后面还有更大的点,这种差异将会突出。我认为最终产品能否被市场接受是由产品创造的氛围决定的。如果你通过一系列产品特性告诉用户你是哪种产品,他会慢慢地参与进来。

    如果你只是把它看作一个交流工具,但是增加一些其他的功能,就会形成一种不同的氛围。

    q:我以前遇到过一个命题:“在互联网企业中,有些产品和功能看起来非常相似,但本质上可能有很大不同”。细节上的差异可能是本质上的差异。

    张小龙:是的,有很多这样的情况,尤其是很多产品似乎是指别人的功能,但事实上,体验往往不到位,用户需求的定位也有偏差。

    辩证地看待互联网应用的工具和平台

    问:我们说微信是一种高效和低成本的沟通工具。事实上,邮件列表、远程登录、论坛、聊天室和即时消息也是以前的通信工具,互联网应用工具也在不断发展。在进化过程中,边际效应会降低吗?微信发展到一个新水平的驱动力是什么?

    张小龙:沟通的本质是什么?事实上,不会有根本的答案。说到沟通工具,本质是它的用途,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这有点抽象。

    如果你从纯粹工具的角度来看,你会认为当前的交流确实令人满意。然而,人们越来越懒了。懒惰会促进科技进步。这种懒惰会让我们希望这种交流能够更简单。例如,现在用嘴说话很累。最好不说出来。我想说的时候你最好已经知道了,或者已经写好了。这绝对是人们需要的。

    谈到通信工具的发展,我认为这可能取决于技术的发展。新技术将使交流更加高效。因此,我们最近一直密切关注谷歌眼镜之类的东西。我们非常希望微信能像谷歌眼镜一样被植入镜头。这也是交流。也许我仍然想说话,但是我不需要按住我的手说话,这样会容易得多。如果我眨眨眼睛,对方就会知道我的表情代表什么,那就容易多了。甚至一些制造商现在也在研究如何通过脑电波控制手机或外部物体。此时,我们甚至不需要移动我们的手。这些是工具开发的驱动力。

    但这仍然不是t

    问:还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工具和平台之间是什么关系?无论是谷歌、亚马逊还是脸书都变得越来越基于平台,越来越强大,但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非常小的企业依赖优秀的功能作为工具,从巨人的裂缝中崛起,甚至可能颠覆原有模式。那么,这些工具注定是基于平台的,还是意味着“小而漂亮”可以长期存在?微信最大的口碑之一是它极其简洁,没有任何额外的东西。微信的平台演变会有什么影响?

    张小龙:事实上,如果任何产品都可以做大(这意味着它有更多的用户或平台),那么它绝对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因此,我们看到许多利基产品,因为它注定是利基市场,或者它不能大,它并不意味着小,没有人愿意使应用程序小。因此,“小而美”将会存在。有些人没有太多的资源来生产非常受欢迎的通用产品。它在某个领域里生产,外形小巧美观。

    但是,如果微信不成为一个平台或一个大平台,那么我们就会死。因为你是一个沟通工具,所以你一定很大。这时,大而全是美丽的,否则就是病态的。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年轻时美丽,但长大后就不美丽了。不是这样的。

    最近也有文章说微信功能更多。它会变得越来越臃肿吗?我认为一个东西是否膨胀并不取决于它有多少功能,而是取决于它最终显示了什么,以及用户是否在体验中感到膨胀。

    看看这个苹果手机,硬件不是很臃肿吗?没人在乎他的妻子是否臃肿,但他认为这很简单,只有一个按钮。事实上,里面的硬件和安卓没有区别。所有这些都是可用的。内部相当复杂,但用户会认为它相当简单。

    你看到一台新机器充斥着大量的应用程序工具,所以我很容易安装两个应用程序工具?不是这样,因为这是你需要的。你用起来够方便吗?如果不方便,你会变得臃肿。如果方便的话,你不会臃肿。这就是这样一种关系。我们的产品制造商需要做的是让最终用户觉得使用它非常简单。这是一项技能。你有能力把非常复杂的功能变成简单的产品供用户使用吗?

    微信已经运行了这么久,你会发现界面和第一版相比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功能增加了很多。例如,许多人说微信增加了一个公开号码,使其产品复杂化。这是因为它根本没有被分析过。作为一个用户,如果你不扫描二维码来定位一个公共号码,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公共号码是什么。我们没有在这里表演。那我们为什么要说公众号码让微信变得臃肿?你在里面看不到这个功能。

    反对“信息技术是由极客驱动的”这句话

    问:我曾经从事技术工作,但我没有成功,但有一句话得到了相对认可。好技术和信息技术是由极客或黑客驱动的,他们喜欢学习。然而,现在有一种不同的趋势,越来越多的社会学的东西被添加到产品中。小龙过去是一名优秀的程序员,但现在他是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和负责人。你认为我们的产品经理现在应该有什么?

    张小龙:我想这句话可能是个误会。说“信息技术是由极客驱动的”是错误的。信息技术一直由极客驱动。当然,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极客和黑客。也许更常见的定义是极客喜欢进入技术领域,根据自己的个性做事,而不是循规蹈矩。然而,这不是现实。事实是这些产品是由商业公司推广的。

    所以不是极客们一直在推动它。事实上,这些年来,我认为产品开发的逻辑没有太大变化。如果有任何变化,这意味着分工比过去更加严格:当时我独自写了三四年的Foxmail。所有的事情和图表都是我自己做的。甚至用户界面都是我自己完成的,没有产品经理,因为你必须独自编写代码,你必须做所有的事情。当时,没有这样的分工。现在我们有很多人扮演每个角色,所以效率肯定要低得多,但它可以确保每个角色都做得更专业,而且可能做得更好。

    问:这让我想起了邱伯钧、鲍乔岳、唐爱萍和袁红岗,他们是个人程序员,应该和你在同一个时代。现在,我确实感到越来越少的人在谈论公司。

    张小龙:是的,当时没有大的互联网和软件公司,所以只有一群人愿意尝试,只有一个人可以完成所有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同了。在成熟的领域,大多数时候个人很难与大型组织竞争。这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很难。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现在对产品经理的要求实际上更高了,因为竞争现在更加激烈了。以前,每个人都可以做任何事。诚然,竞争并不激烈,一个人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

    讨论优秀的产品经理能否复制?

    q:公司有很多产品经理,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提高到优秀的水平,但是优秀的产品经理能被复制吗?我总是对这些事情有很大的怀疑。龙啸上次分享了8个小时。它希望发挥什么作用?

    张小龙:我很同意你的观点,很难复制,所以我一直对各种方法和成功理论持怀疑态度。我认为没有方法可以说如果你做了A,你可以得到B。你可以说如果你做了A,你得到B的可能性更高,你不知道你提高了多少可能性。

    包括我上次在腾讯讲堂说了8个小时的话,事实上,说实话,我并不想说什么方法论。我知道很多人可能不明白,为什么我最后要说话?我想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些人会知道我说的一些话的意思,然后他们会认为我说了同样的话,表明这样想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对的。这时,他会增加信心。

    例如,我说换皮肤不好。这反映了你对产品缺乏信心。现在许多人都不明白这句话。然而,当有人突然想到为什么有一天情况不好时,他们增加了信心。这样想真好。然而,如果你把它看作一种方法论,那么通过“他是否改变皮肤”来推断它是否能成功是错误的。因此,这不一定是一个好的方法。

    q:每个人都想找到捷径。即使一个复杂的公式是一个公式,他也愿意找到这样的东西,但事实上可能会少一些。我们观察到,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同时在这两种产品上取得了成功。例如,雅虎做新闻,脸谱做社交网络。许多人说这是基因问题,但仍然没有真正的解释。

    张小龙:是的,你很难找到一种可以重复使用的方法。这真的很难。对于我们这些自己做过的人来说,不是因为我们掌握了某种方法,我们才这样做的。这可能需要其他人学习。

    寻找团队的内在驱动力

    问:微信的团队管理会有一些“传奇”,比如习惯于晚上工作,或者喜欢在微信招募人员时招募新人等。甚至流言蜚语。我们认为外观的核心是微信团队非常有效。现在公司提倡大公司平台和小公司的精神,希望建立一个更有效的团队。你对团队建设有什么看法?

    张小龙:一定是为了保持小团队。如果是一个大团队,我们可以把它分成几个小团队,并完全授权每个小团队,这样他们就有很大的发挥空间,让他滚动。因为团队越大,就越容易形成一个过程。一旦有了一个过程,它将约束所有的人。因此,应该说应该解散团队,减少流程,以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互联网上的很多东西都不像工厂生产。据说我们的过程越好,我们犯的错误就越少。对于互联网产品,我们不知道两个月后的版本会是什么样。因为我们对这个领域的知识在这两个月内会有很大的提高,所以我们不能忽视这两个月的提升,现在就决定。你不能假设我两个月后不会被提升。这种改变是最重要的。这与过程正好相反。我们经常发现一家大公司不能比一家小初创公司反应更快。这也是原因。可能是因为人太多,这个过程变得僵化了。

    问:这可能有点违背常识。传统上,管理、过程和关键绩效指标总是被提及。我们不说这些话,因为它们有时很烦人。然而,如果这么多人想一起做事,不可能每个人都有如此强烈的奉献精神。此时的内部驱动力是什么?

    张小龙:有一个目标或愿景非常重要,所以我并不主张用关键绩效指标来驱动。关键绩效指标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量化指标,但内在动力必须来自精神层面。

    例如,我们想制作一个伟大的产品来取悦自己。这个想法将会影响到团队中的每个人,我们会觉得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是为了这个薪水,我们还在做一些让我们有成就感的事情。我认为这种驱动力比责任或要求更好,它具有传染性,会让整个团队感受到。你不必说什么来告诉每个人,但你已经通过行动告诉了每个人:事实上,我们的目标是要有成就感,而不是简单地说我们想完成这样的任务。

    如果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那么每个人都会觉得这是强迫我完成这个任务,那么我会为你做这件事。

    我认为差异可能就在这里,尤其是每个领导人是否都有这样的魅力。

    问:说到这个话题,我想到了第一个问题。当你听到王峰的歌,它似乎讽刺和攻击社会,但我认为他是一个有追求的人。因为他需要如此多的信念来生存,所以他一直在寻找生存的理由或者他应该追求什么。摇滚乐的内在动机来自一些不满。

    张小龙:事实上,你说的很对。内部动机必须来自对现实的不满。为什么我要演奏王峰的歌曲?事实上,它可以变成王峰的任何一首歌。这首歌没有特别的意义,因为他的歌主要是摇滚风格的。摇滚乐是叛逆的,反映了对现实的不满。你应该知道这种不满和反抗是最重要的。不满足意味着你精力充沛,充满活力。如果一切都得到满足和满足,它就变成了一种正常和平庸的状态。

    事实上,演奏这首歌是为了刺激每个人。事实上,当你每天一步一步地遵循常规时,你就失去了活力。因此,如果我能从这首歌中感到不满,我认为它是积极的能量。

    观察互联网行业的“垄断”。

    问:虽然每个人都倡导自由竞争,但我们看到所有行业都被少数企业不断地控制和支配。包括谷歌等公司,谷歌本身非常自由,但最终客观上在搜索领域形成了近乎垄断的地位。这里有矛盾吗,因为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市场将失去一些多样性,而多样性的丧失反过来又将成为创新的一大制约因素?

    张小龙:我认为世界比以前越来越多样化。

    我们看到一些产品可以在某个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而其他产品很难在其中生存,但这只是根据产品的类型进行比较。例如,苹果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可以作为一个应用工具,让其他人甚至可以在手机上下载一个小创意,但是我们可能没有那么多应用程序在电脑上下载。从这个角度来看,微信只是众多应用工具之一。

    q:应用程序似乎是这样的。如果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呢?例如,手机操作系统由安卓和iOS主导。谁拥有最基本的生态链将控制未来?

    张小龙:从用户的角度来看,除非有更好的东西来代替它,否则感觉可能会很好。此外,我认为商业社会是动态的。没有人说它可以一直垄断它。当它长大的时候,它总能长大。总会有新的东西来代替它。我认为这种动力相当好。这是一个过程,但不是绝对的形式。如果我们将其与自然相比较,这是一个非常健康和自然的过程。

    日期归档

    新源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banmeel.com 技术支持:新源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