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投资界之变:投资老司机化身“基金管理人”,纷纷都说痛并快乐着,有的连心脏都不好了
  • 发布时间:2020-01-09
  • www.banmeel.com
  • 2016年12月6日至8日,由青科集团和投资界共同主办,联想风险投资联合主办的第16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汇聚了股权投资界的精英,从趋势、战略和行业的角度来分析这个时代。圆桌论坛上,洪辉资本管理创始合伙人王晖、蓝湖资本合伙人雷虎、执行资本创始合伙人李沐晴、云起资本创始合伙人毛承宇、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陈晖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阎小萍、高蓉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丰年资本合伙人赵峰讨论了“投资世界的变化”的主题

    以下是投资界编辑的演讲稿(id: Pedialy 2012):

    王晖:大家下午好。我是洪辉首都的王晖。非常感谢青科的邀请。祝贺青科。主持人宣读了赞助商名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我们都是淘金者。青科是一个为淘金者提供水和食物的组织,所以他的商业模式是最好的。首先,请介绍你的组织。

    雷虎:蓝泻湖资本是一家专注于早期阶段的风险投资基金。它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有更多的投资。我希望下次能和你们一起找到更多的机会。

    李沐晴:智艺资本是一只刚刚成立两年的基金。目前,我们拥有30亿人民币的管理资本,主要集中在金融技术和住宅创业项目上。我们投资了15家企业。

    毛承宇:云起资本成立于2014年,拥有一只美元基金。今年,该公司完成了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主要集中在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

    牛奎光:我来自IDG资本,一只24岁的基金,它已经从早期和成长阶段扩展到初创公司成长的全过程。

    阎小萍:陈晖资本是去年5月成立的一个新基金。目前,它管理两个基金,已投资14家企业。主要围绕TMT,消费升级,做中长期投资。

    张震:我是高蓉首都的张震。本基金管理三只美元基金和三只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资本超过80亿元人民币。在高管团队领域,10家公司估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其中7家已经退出。上个月,乐心医疗首次公开募股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赵峰:我是赵峰,丰年的首都。我们目前的资本管理规模约为20亿元人民币。我们主要关注中国人民币市场和当地产业的投资机会。目前,我们90%的投资集中在军工行业,军工行业也是中国领先的军工投资机构。

    王晖:我们现在管理着40多亿人民币,已经投资了很多优秀的项目,比如创优。

    跳出来设立基金,又痛又快乐,心里不好受.

    王晖:我们有三个前CDH人,两个前IDG人和一个IDG人。这种变化就是变化。2013年底,张震率先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我也紧随其后。2014年,洪辉资本成立,现在已经有两三年了。在过去的2到3年里,张震、邓小平、李沐晴和毛承宇有什么见解和发展,他们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张震:我认为它还在增长,因为当我在IDG的时候,我只需要证明我是一个好的投资者。现在我已经建立了这个基金,我不仅要证明我是一个优秀的投资者,还要证明我是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

    对我们来说,当你创业的时候,你会对这些企业家有更深的了解,也会更贴近他们的内心。我们在这一进程中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沐晴:在大环境下,我们不用太担心,但更多的是投资能力的体验。现在我们将花更多的心思和心血来管理和协调整个基金平台。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就我们目前的角色而言,我们可以与企业家沟通,并有更多的共鸣和共鸣。

    所以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认为最大的体验是痛苦和快乐。

    第二个是市场,变化非常快,所以我们希望找到一个差异化的位置。

    我们坚持精品基金的理念,打造自己的特色。

    第三,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人才是我们最大的挑战。毕竟,这是一个新基金

    毛承宇:张震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导人。所有的兄弟一个接一个地建立起来,张震的榜样力量就在那里。从基金的定位来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云起资本仍然定位为小型精品基金,每年专注于两三个方向,而不是像一个大平台一样覆盖整个轨道。因为有了焦点,我们可以更深刻地理解它。当以这种方式与企业家交流时,他认为你可以理解他们并做出快速决定。你对他很有价值。

    前阵子我和周泉聊了聊。他说你没觉得更忙吗?过去,对个人投资项目给予了更多考虑。现在,团队文化的建设越来越受到重视,以引导新员工更好地成长。对这一方面给予了更多的考虑。

    李沐晴:我们还邀请了一家初创公司的总裁作为合作伙伴加入我们,我们的一些投资同事目睹了这个项目被拖到初创公司。我们自己也经历过这个过程。从长远来看,这相当于组织一所学校。我们可以有得有失。只要每个人都能从基金中创办公司并从初创公司获得资金,这是一件好事。

    雷虎:自从我开始做基金以来,我发现我过去对许多企业家说的话是站起来,毫无痛苦地说话。我告诉一家初创公司,你应该关注它,只有当我管理一只基金时,我才意识到关注这两个词并不容易。你面前有这么多机会。你会把时间放在哪里?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增长。通过这个过程,我也越来越了解企业家的艰辛,以及当企业家面临不确定性时如何做出决策。我开始有了另一个视角,帮助企业家从桌子的另一边思考问题,这是我的一大收获。

    当你是一名投资者时,你经常会问企业家做这项业务的核心竞争优势是什么。当你进行投资时,你不会想太多。你只想在今年上半年投资一个项目。然而,当我管理一只基金时,这成了我的核心问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清楚地回答这些问题吗?一方面,我不能向投资者解释,另一方面,我不能组成一个团队朝一个方向工作。做我自己的基金对我来说是一个创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经历了企业家的艰辛和幸福。

    王晖:在大型组织中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没关系。现在,照顾一个组织或团队经常会导致棘手或困难的问题。有时候,当我关掉机器,上飞机,下飞机时,当我看到我的伴侣打来的一个未接电话时,我的心会怦怦直跳。因为没有特殊情况,他们不会找我,所以我的心脏功能不好。

    如何成为一个基金?泡沫时期如何投票?衰退期间如何投票?

    王晖:张震于2013年开始创业。我们在14年后开始做生意。在过去的两年半或三年里,中国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你仔细阅读并理解这一波,我相信你会学到很多。我想与在场的所有来宾分享一下,在过去的两年半或三年中,从投资到战略,他们的组织发生了哪些变化。

    雷虎:事实上,我曾接受媒体采访,并问过这样一个问题。这是为了反思过去两年投资发生了什么变化。我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答案是非常可耻的。不管投资者如何努力,基金的第一阶段投资了20多个项目,只有3到5个项目赚钱。你能挣多少钱决定了基金的第一阶段和你的回报率有多高。对于投资者来说,如何总结自己的错误,并在未来减少类似的错误变得非常关键。

    当我们的基金开始运作时,我觉得整个市场波动很大。我们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投资,当时市场非常火爆。从天使轮(angel turn)到轮(round B),三轮只花了4到5个月,估值可能已经长了十倍以上。

    对于一只刚刚开始自己业务的基金来说,看到这种混乱,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所以当时我开始认真考虑如何作为一只基金来关注和区分。

    当市场相对热的时候,保持一种相对平静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你作为一只基金擅长什么,你不擅长什么,以及在哪里抓住机会。事实上,回想起来,这只是一些相对简单的事实。每个人都应该从头开始,在筹集资金时认真考虑这些事情。至少从我们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的经验来看,这真的不容易。举一个例子。在每周的会议上,员工们经常来说公司将在本周签署合同,所以去看看吧。2014年下半年尤其如此。在我以前没有自己建立基金之前,我在这家公司的投资委员会推广了这个项目。一旦达到决策角色,如何引导这种决策以及如何引导整个基金的节奏就成为非常重要的话题。

    同样在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慢慢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关注什么样的行业,例如,现在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关注企业服务和大数据。至于我们为什么要看这些,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我自己的感觉是我们的行业总是在经历起伏。从2006年初到2007年至今,该行业每2到3年经历一次起伏。根据我的观察,我们不能一起上下跟踪市场。我们如何能以一种正常而平和的态度来看待市场,找出我们自己的位置仍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原文:

    123。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文章开头必须注明来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新源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banmeel.com 技术支持:新源信息网 | 网站地图